你喝的是药酒?还是药味再製酒?

你喝的是药酒?还是药味再製酒?
图片来源:unsplash


一瓶药酒,三种管理制度

「消除疲劳,增强体力,维护肝脏机能,啊~福气啦!」「明阿早的气力,拢甲恁攒便便!」「你—累了吗?」……

这些话相信各位都不陌生,它们是提神饮料的经典广告词。

这类提神饮料经常重金聘请知名艺人代言,广告做得很大,销售通路也十分普及。但大家知道其中却包含台湾药酒一国三制的风貌吗?我不是在说风凉话,我的本意只是希望描述现状,让政府能正视如此荒唐的药酒管理制度,是如何製造社会及家庭问题。

以保力达B、维士比来说,它们的酒精浓度为八%,成分除了中药材还有西药,被归为「西药指示用药」,由食品药物管理署负责管理,并核发「甲类成药」许可证,只有药事人员驻店管理的药局才可以贩售。

问题是许多掺了参茸、龟鹿二仙胶、五加皮的药酒,酒精浓度明明高达二八%,却属于「乙类成药」,且轻轻鬆鬆就可在超商买到。同样是浸泡药材的饮品,为什幺有两种不同通路?

原因很简单,因为西药许可证不好申请,厂商捨弃西药、改申请中药许可证,这是业界「不能说的秘密」。还有,列入中药管理的药酒属于「乙类成药」,既然是药,就不必缴交高额的酒税,比买米酒、啤酒还便宜,还不受西药只限药局贩售的限制,自然人手一瓶,喝了再上。

同样是中药加酒精,分属不同管理制度,不只民众搞不清楚,政府管理也颇为头痛。因此我在二○○五年担任药政处长时,决定将所有药酒一律改列「指示药」,必须是聘有药师、药剂生的药局才可以贩售。这个冲击药酒市场的做法,引发业者强烈反弹。当时︽民生报︾ 有篇报导,生动描述了业界的反应:

维士比、保力达B在杂货店、槟榔摊是禁止贩售的,中药酒则不限制,卫生署药政处认为,基于药酒管理的一致性,加上药酒有被民众滥用的可能,应该同样列为指示药管理,在药局(房)才能贩售。

中医药委员会主委林宜信则表示,中药酒的药味重、酒精浓度也高,民众通常是买来调理、温补使用,类似食用「药膳」的概念,这和维士比、保力达B的特性不太一样,因此,两者是否要比照管理,有讨论空间。此案仍须经过药物审议委员会中药製剂小组开会讨论后才能定案。

生产大鵰药酒系列的东发生物科技製药公司董事长温锦洲说,如果是担心药酒里面的酒精浓度可能有害人体,那高粱酒、米酒是否也都要列管?他也强调,在整个药酒市场里,中药酒一年不超过两千万瓶,而维士比、保力达B等含酒精口服液,一年约销售两亿瓶,后者远比中药酒销售量高出太多,不能相提并论。

卫生署药政处表示,槟榔摊违法贩售维士比、保力达B的行为仍是地方卫生局取缔重点,所有药酒均纳入指示药管理,是希望透过药师把关,宣导正确用法。为釐清相关争议,内部还会持续开会讨论。

严格来说,我国的药酒管理不是「一国二制」,而是「一国三制」。

你喝的是药酒?还是药味再製酒?

过去依「台湾省内菸酒专卖暂行条例」,公卖局的药酒拥有超过75%的市场占有率,免缴公卖利益(Monopoly Tax)。自从台湾加入WTO后,该条例功成身退,取而代之的是「菸酒管理法」与「菸酒税法」,从此专卖制度取消,公卖局改制为台湾菸酒股份有限公司(台酒),各类免税药酒成为必须课徵菸酒税的「再製酒」,而台酒的「药味再製酒」因要课税而涨价,每瓶○.三公升的蔘茸酒从六十五元调涨到一二○元,鹿茸酒则从六十五元调高到一二○元。

依据新法规定,「保健酒」分成两种,一是「药酒」,也就是领有药证,不必课酒税,归卫生署管;一种是「药味再製酒」,不是药酒,但必须要课酒税。

根据卫生署规定,药酒分为「甲类成药」及「乙类成药」,前者归药政处管辖,贩售地点限定药商或药房;后者则归中医药委员会管辖,成分必须是该会公告的二十二种中药标準方,贩售地点则不限。至于「药味再製酒」则归经济部工业局管辖。光是含药成分的酒就有这幺多种,且分属不同的主管机关,谁弄得清楚?这种一国三制的政策,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简单来说,你在超商买的蔘茸再製酒,是被课税的食品;若你买的是属于「乙类成药」的蔘茸药酒,则是不用课税的。如果你够聪明、也懂得自我风险管理的话,最好到药局去买有「甲类成药」药证的蔘茸药酒,那是GMP药厂出产的药酒。问题是,只是买瓶药酒,谁会想这幺多?

【书籍资讯】
《吃药前,你必须知道的事》

你喝的是药酒?还是药味再製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