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丝路危机重重Paola Subacchi

意大利丝路危机重重Paola Subacchi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否真如意大利财政部长吉奥瓦尼·特里亚所说的那样,是“意大利不容错过的班车”吗?


总理孔特也认为意大利应该赶紧上车,宣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中国基础设施计划是“我们国家的机遇”。

意大利政府计划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3月22至24日到访期间,与中国签订一份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使其成为第一个做出这一举措的欧盟初始成员国或G7国家。

损害欧美关系

这将为中国在意大利基础设施、能源、航空和电信领域的投资铺平道路。但加入一带一路可能给意大利带来严重风险,并可能也会损害其与欧盟和美国的关系。

诚然,对于自1990年代末以来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一直陷入低迷或停滞,预计今年增速将从2018年的1%,跌到0.2%的意大利而言,与中国开展更深层次的商业合作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另一方面,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最大的出口国和越来越重要的海外投资者,并逐步将其增长模式重新平衡为以国内需求为导向。

鉴于未来10年内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年度贸易额预计将超过2.5兆美元(10.18兆令吉),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双边关系或许能推动意大利的出口增长。

目前意大利对华出口总额约为每年130亿欧元(598亿令吉),而进口额约为290亿欧元(1334亿令吉)。

此外由于本地银行贷款受限,与中国合作可能会引来意大利急需的额外资本流入。

尽管意大利自2000年以来已经获得了约140亿欧元(644亿令吉)的中国投资,但仅在2018年的前十个月中国企业就在55个一带一路国家投资了105亿欧元(483亿令吉),并签署了价值超过800亿美元(3256亿令吉)的一带一路项目合同。

不应追随一带一路?

但尽管如此,仍有其他几个令人信服的理由说明意大利为何不应追随中国的双边一带一路路线,而应当作为欧盟2016年中国战略的一部分去深化与该国的接触。

意大利丝路危机重重Paola Subacchi 中国在意大利基础设施、能源、航空和电信领域投资铺平道路。

利益可能不一致

首先,意大利的利益可能与中国的利益不一致。 一带一路是一项发展战略,旨在为中国企业提供海外市场,借助各大国际金融中心去输送资源并支持人民币国际化。

而这些目标如何能与意大利的国家目标相结合还有待观察。

伙伴关系难互惠

第二个相关原因是意大利有可能成为初级合作伙伴——尤其是因为中国经济规模是其六倍多的情况下。

意大利经济也较为弱,公共债务相当于GDP的130%,包括旗舰企业意大利航空在内的一大批困难企业需要进行重组和资本重组。在此很难看出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如何能实现对等和互惠。

操作不透明

另一个问题则是操作性上的。

中国启动一带一路倡议几年后,其整体框架仍不清晰,目标不明确且治理不透明。

而且倡议并非由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或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类中国领导的多边组织所支持,而是基于与中国的双边协议以及与中国企业的直接合作和合资——而这些许多企业都是国有的。

无力要求遵守规则

第四,意大利体制薄弱,许多私营和公共机构运行不畅,税收制度功能失调,腐败现象普遍存在。该国在透明国际的腐败指数中仅排名第53位,远低于其他欧盟核心经济体。

因此意大利可能无力要求中国合作伙伴去遵守欧盟的规则和标准。而欧盟则担心许多中国企业内部的国有成分会扭曲了市场和竞争。

最后,中国参与者的网络间谍活动和其他捣乱行为可能会破坏意大利企业在信息和通信技术,基础设施和国防等行业的信誉。

不幸的是,众多意大利核心政府部长的欧洲怀疑主义使他们忘却了这些风险——以及意大利需要在布鲁塞尔广交朋友这一事实。类似的上车举措在华盛顿也不那幺顺利。

与意大利许多内阁成员过往甚密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已经毫不含糊地发出了警告。而意大利如果无视这一点则必须承担后果。

恐赔了夫人又折兵

当然,整个一带一路事件当然可能转化为一场茶壶里的风暴,只能靠在最后一刻加一勺糖来平息,既得罪了中国又惹怒了欧盟。

但无论结果如何,这可不仅仅是意大利政府因缺乏长期可持续计划而引发的争吵,而是美国与中国之间全球激烈竞争的最新迹象。

美国确实会在某些盟友与中国走得太近时加以敲打,正如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英国加入亚洲投资银行时所做的那样。

当时美国可能过度忧虑中国的崛起以及多边机构平衡治理的必要性了。

但与眼下特朗普治下这种美中公开对抗相比,美国当年的参与还算是建设性的。

“要幺跟我们一起反对中国,要幺跟中国一起反对我们”,这是特朗普传达给意大利乃至世界其他国家的隐含信息。这对全球经济秩序的和平调整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为此意大利应当谨慎行事。

Paola Subacchi
伦敦玛丽王后大学教授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相关文章